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
园艺文旅,谁买单?
发布时间:2020/11/07    来源:中国花卉报    作者:    点击次数:81

       国庆黄金周,几位旅游行业的朋友兴奋中带着疑惑:哪又爆团了、哪的导游都不够用了。


       10月8日,文化和旅游部发布:国庆中秋长假期间,全国共接待国内游客6.37亿人次,按可比口径同比恢复79.0%;实现国内旅游收入4665.6亿元,按可比口径同比恢复69.9%。

       
       今年上半年,旅游行业哀鸿遍野。直到7月放开跨省旅游之前,旅游业基本都处于焦虑与停滞的状态,除了一些零星的citywalk产品,其它乏善可陈。


       疫情与国际形势,给“本不富裕”的旅游行业雪上加霜,很多人转行了。前些日子,记者到访了华东地区一个规模不算小的旅游公司,只有一半人员在正常运营,航空部在过年后就没上过班。


       供需不匹配造成了国庆爆单,但出游还是涌向了比较集中的一些传统景区。记者在携程上做过一个杭州的测试,传统的旅行社在安排线路时,大部分仍围绕西湖传统旅游景点,少有针对小众的特色套餐。断桥人再多,大家还是愿意去挤。


       因为它们是一个地区的标志,如果不“到此一游”,似乎就不算到过这个城市,这种IP感很难抹去。相对而言,新的旅游IP即便有网络在打造网红,却还需要沉淀的时间。这让我们想起园林园艺类的文旅IP,光是盘活就需要很长时间,更别说沉淀。


1

 

       文旅是园艺行业一个很有意思的产品,在行业里时髦起来,大概在2015年,以上市企业为首的头部企业朝两方面转型:生态与文旅,于是就有了“园旅”、“苗旅”、“农旅”,最近还听到了“林旅”,我们先统称为“园旅”。


       那些年,园旅最火的地方当属贵州,贵安新区的云漫湖、贵阳的时光贵州、遵义的余庆都市第三地、樱花谷,都红极一时。随后,江西、新疆、湖南、陕西、云南等地也跟上了。


       可惜,企业自己造的园子,大部分都不能纳入政府的采购预算,必须带有投资属性,寻求其它的变现方式。借“伪3P模式”开道在当年很流行,从各方面争取政府全盘买单,其中扶贫是很重要的一种途径。

       
       真正从塔西陀陷阱里跳出来的人不多,战略上,金融与地产成了两个比较靠谱的解套方式。


       可园旅项目的“资产”光有景观不行,把旅游资源IP化、项目土地资产化是关键,但这两点恰恰最难。有的企业认识到了这一点,开始包装系统文化品牌,用IP盘活土地与资金。


       讲真,园林园艺行业走到这一步是迫不得已的成长。一个项目产生多大的社会价值与关注度,是园旅产业的价值,而土地盘活是价值兑现的有效途径。


       花海引客的“蛮荒时代”过去,珠联璧合的“深耕时代”来了。


       要珠联璧合,现在形势下,头部地产企业与央国企才最香。不然,央国企之间、民营企业之间的不断混改和重组,到底改的是什么,组的是什么,盘的又是什么? 


2

 

       园艺行业比较值得盘的,除了公园,应该是各地园博园、绿博园、世博园,然后才是散兵孤勇的园旅项目。但这些核心资源,普通民营企业很难收入囊中。


       之所以很多地方还对“X博会”趋之若鹜,跟土地有很大关系。记者曾参与过武汉园博园、青岛世园会等一些项目。在地方政府手里,它们就像烫手的山芋,可真的撒手让做园艺的人去搞,一时间也不知道从哪啃,所以不得不去找外援。


       昆明世博园是“云南旅游”的重要资产。自2013年起,“云南旅游”不再单独列示世博园的营收,取而代之的是“景区板块”。在2013年后,昆明世博园营收逐年下滑,2014年至2018年,公司景区板块的营收从1.03亿元降至6607.73万元,而营业成本为4500万元至5700万元。可见利润极薄。


       2016年至2017年,“央企混改先锋”华侨城集团有限公司以增资扩股方式投资云南世博、云南文投进行混改,均占51%。二者剩余49%都由云南城投集团持有,上级单位是云南省国资委。


       值得一提的是,云南世博是云南旅游的控股股东(35.74%),华侨城也是云南旅游的二股东(18.14%),控股云南世博、持股云南旅游的华侨城顺理成章接管昆明世博园,并成立专门运营公司,负责人是华侨城派的。


       易主后,昆明世博园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,计划投资150亿元,升级“花园大道”和“文旅综合体”板块等,这是昆明世博园至今规模最大、投入最多的一次,建设期为2至3年。媒体称为“救赎”。


       把园艺造出IP真是道阻且长,但世博园附近的房价、地价涨了是真的,混改就是这样,目的不一样的各吃各的肉,目的一样的分好蛋糕。

 
3

 

       上述混改里,除了华侨城,还有一个重要角色云南城投。


       用文旅盘活土地,需要当地罩得住的人带路,经过几年的疯狂并购,云南城投已经成为当地瞩目的“文旅一哥”。


       不过在2019年,云南城投负债2360亿元,负债率破了90%。于是,云南城投开始了甩卖模式,引出另一个重要角色。


       2019年11月27日,融创中国官网发布公告:确认收购云南城投集团子公司环球世纪及时代环球各51%股权,总交易额为152.69亿元———“环球”这块资产是云南城投在2016年元买入的,算下来花了118亿元。


       什么都敢买的融创接了云南城投的盘,旗帜鲜明地全面杀入云南文旅产业。在发布会上,融创的孙老板说:只谈了一小时就定下来了价格是153亿元左右。文旅是万亿市场。


       除了融创,保利也与云南城投有着“暧昧”关系。云南文旅,群雄争霸。


       2020年5月2日,云南红河弥勒市政府牵手融创中国,就太平湖国际生态旅游度假区项目、甸溪河文旅康养产业项目两大项目签署合作协议。一起出席的,除了融创的孙老板,还有邓洪———前环球世纪、现环球融创会展文旅集团董事长。


       2020年9月25日,云南吉成集团与融创中国,就上述两个项目签署了合作协议。吉成有着园林企业的基因,曾获2018年“全国50强苗圃”,太平湖项目就是他们转型文旅后的作品。


       园林企业终于在这一系列重组与合作中,走上前台。


4

 

       马云曾说:中国传统行业,都可以用互联网再做一遍。


       互联网对于旅游行业的渗透主要在哪?我们认为,新时代的文旅,这种渗透会更多。


       其实,旅游行业的在线旅行社OTA早已崛起了,OTA全称为OnlineTravelAgency,指旅游消费者通过网络向旅游服务提供商预定旅游产品或服务。


       在这一块,携程、途牛、飞猪,以及早年被吞掉的去哪儿,都在划自己的阵地,与传统的旅游公司不一样,这些公司做的是平台。高级点讲叫线上化升级,更高级点讲叫数字化转型。


       传统的大宗类旅游公司,大部分跟在平台屁股后面转。一位资深旅游界人士说:现在传统旅行社的毛利不到10%,跟平台玩可能更低。有的甚至是负利,直接放弃了旅游的利润,而是靠购物返点和“停车费”获益。话语权是很弱的。


       整个传统旅游行业,护城河在被一点点攻破。OTA的混战,起到进一步提升效率、扩大需求的作用,但对旅游产品、旅游品牌所起到的价值,即便旅游圈里也各有说辞。


       无论如何,传统旅游行业,对于旅游资源的盘活、品牌开发与产品包装,似乎有点不够用了。“互联网+数据+金融”如果加入混改与盘活,标的是什么呢?以目前所显现出的手腕,似乎远不及“地产+金融”的手劲儿大。


       市场也孵化出一些深度与小众的旅游平台,在综合手段应用上要灵活一些。比如游侠客、稻草人等。


       园艺行业的同仁或许可以庆幸:这事不只是我们自己头疼。


       文旅是个大市场,但如何在小众与精致之间,寻找大宗市场的切合点,渗透到IP打造与资源盘活中去,或许是旅游行业的另一个高利润点,也是旅游市场留给园旅项目盘活资源的缝隙。

 

       要在一口锅里吃饭,旅游与园艺的酸甜苦辣都融在一起,不分你我。那些本以为新兴的行业,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为了“传统”行业,护城河在被攻破之前,需要建立新的护城河。


       护城河是什么?地产、金融、互联网、数据、政府?


       如果还盼着全场“赵公子”买单,这个护城河就还是旧的护城河。

 

 

编辑:陕西省花卉协会

地址:陕西省西安市莲湖区习武园27号        联系电话:029-87344246        邮箱地址:shanxihuaxie@126.com        技术支持:西安花卉网
备案号:陕ICP备14005355号-1 工信部:www.beian.miit.gov.cn